你缺的不是機會,而是認知能力!

來源:本站 編輯:admin 時間:2019-05-07

時代在不斷得迭代、被顛覆,而且很多顛覆往往不是從內部而是從外部來的,所有企業都面臨著被顛覆的危機和風險。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,如果企業能夠始終圍繞著顧客更好地滿足需求,能夠致力于自己不可替代的話,那么就沒有人可以將之顛覆掉。

  

我最近6年來,一直在關注一個很重要的話題,我們外部的環境變化對于企業的要求到底是什么?尤其是我們經歷2018年這個獨特的年份,一方面是改革開放 40 年,另外一方面是我們在全球的國際環境當中遇到了更大的挑戰。

 

大家也知道,這幾天一帶一路峰會正在舉行,這意味著在中國面向全球化和世界的進程當中,我們要有自己的選擇以及自己對于全球未來格局的影響力的安排。某種意義上來講,我們在企業的邏輯,其實也是一樣的,我們在這樣的一個動蕩的變化的不確定的環境當中,也要有一個能力,作出我們對自己未來的選擇。所以,我就用了這么一個標題“選擇未來,內求定力,外聯共生。”



01


如何理解我們所處的環境?


在很多時候,大家更關心的是整個宏觀環境,宏觀環境的的確是我們需要關心的。但是,互聯網技術有一個很特殊的變化,就是宏觀和微觀現在實際上是打通了。換個角度說,你不能只看宏觀環境,你可能還要會從一個微觀的視角去理解這個環境本身的一些特征。如果僅僅是從宏觀環境去看的話,你就會發現,今天的宏觀環境其實帶來的更多的不確定和更多的不可預估的風險,以及我們看到的更加多元以及復雜性。所以我常常會跟大家講,如果我們只以宏觀的角度去看環境的時候,我們看到的有可能就是焦慮,有可能就是無所適從,有可能就是我們沒有辦法找尋我們自己應該做的事情。

 

但是因為互聯網技術,它也帶來了另外一件事情,這件事情就是它跟微觀之間,有一個很大的契合和相容度。所以我就建議大家是不是也換一個角度去看這個環境。微觀環境當中,我認為大概有以下幾個變化:

 

第一, 所有的東西都在不斷地升級。

 

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。我們今天來看我們整個醫藥行業,你會發現,從監管到制度、到產業鏈,到人們對于消費、對于醫藥健康領域的認識,到我們如何去理解這個行業本身它內在價值的釋放,其實你就會發現,它是在不斷升級的過程。

 

這種升級的過程,如果用原有的習慣去理解這個行業的話,有可能你就會比較被動,沒有辦法來解說,為什么我們的定價系統會有這種調整,診治跟醫藥之間怎么做分割,我們怎么去看社區跟全醫科的行業的變化,甚至你可能更加理解這個行業更大一塊,可能是從治療轉向預防。如果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行業的變化的話,其實它是一個升級的過程。那么這個升級的過程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

 

很重要的原因是兩個維度,一個維度是技術,另外一個維度是人們生活的質量跟需求的變化。所以你可以看到,今天任何一個領域,包括我們的醫藥領域、健康領域,都是在升級的過程當中。假設我們以過去的歷史、過去的經驗來看這個行業,就會比較被動。

 

我前兩天還在騰訊跟他們做交流,我非常佩服他們很重要的一個價值觀,這個價值觀就叫做“一切以顧客價值為依歸”,“一切以用戶的價值為依歸”。當它以這個作為自己的價值導向的時候,你會發現它的迭代速度超過了用戶對這個產品的理解。

 

我們今天看到非常多的行業在重新定義的時候。原因是什么?就是我們在不斷拓展這個行業的價值,當你能夠不斷拓展這個行業的價值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空間在不斷地釋放出來。所以我們就會發現,產品跟服務之間,其實它是一個融合。當兩者不斷做融合的時候,這個空間就會不斷做調整。這是我們看到第一個理解環境的視角。

 

第二,一切都在轉換數據。

 

我們今天是看到非常多的變化,比如說因為數字的出現,我們就會基于數字技術讓所有的文本轉化成手語。那么這種文本轉化為手語,借助于數字技術的結果是什么?就會讓 3500 萬聾啞兒童有機會跟他的父母和世界直接對話。而這恰恰就是我們看到數據的價值。這個數據和這個數字本身的技術,大家不要簡單的理解為它只僅僅是一個數字而已,它其實是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。當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時候,我們可以想象得到,它推動商業和歷史進步的速度會超過我們所有人的想象。所以這就是你會看到為什么我們可以創造價值,其實是有兩個戰略方向都可以幫助到你,基于數字本身,我們就可以再加之創新跟效率提升上都會得到巨大的幫助。那這實際上會展示一個非常完整的巨大的空間。這是我希望你理解的第二個環境的認知。

 

第三,大多數的創新都是現有事物的重組。

 

你會看到的所有的新事物,絕大部分都是我們重組的過程。然后我們可以從更深的一個角度去理解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我們今天看到的非常多的東西,我們認為它其實是很難很難的,但是你幾乎會發現,你很容易接受它,因為它其實是在做一個非常清晰的重組的過程。那么當你看到這些清晰的重組過程時,其實你就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。所以我常常到企業去告訴他,我們創新沒有想象的那么困難,如果你愿意認真理解事物的本質,其實你就很容易回歸到創新的價值。那么這些創新的價值,就意味著我們會帶來全新的更多的機會,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三個部分。

 

第四,深度互動與深度學習。

 

華為對于虛擬技術在整個賦能產業當中的運用,其實是讓我很震撼的。我甚至會認為說,很多東西我們在今天沒有辦法想象。你比如說我們就講廣告和傳播,我們以前都認為說,你一定要有一個硬載體,廣告和傳播才能被大家觸摸到,現在我們用虛擬技術不需要硬載體的,你需要它它就呈現,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做得到這個部分。

 

前兩天我坐了次無人駕駛汽車,坐上去之后確實會緊張,你只看到方向盤在不斷的轉,但是不知道司機在哪里。它是把整個道路的東西全部呈現在顯示屏上,離你的車距離多遠,你心里想著要車停它就停了,你心里覺得它應該減速它就減速,你心里覺得它應該增速它會增速,你會覺得非常恐怖。你就覺得它知道你想的任何事情。我相信《交通法》未來會出一個規則,在公共區域人不能駕駛汽車,一定會出這個。因為你必須保證所有的車都是無人駕駛的,它才會按規則走。所以,深度互動和深度學習是把這個世界顛覆的很重要的部分,游戲規則真的會變的。

 

這種變化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我們整個市場,整個所有的東西都是被調整的,這就是我們看到的第四個變化。

 

第五,核心不是分享,而是協同。

 

我們今天最重要的是什么?大家記住,并不是你有能力去分享就可以了,你必須還有能力更大的協同。比如說,我們康恩貝未來的發展,如果我們可以把整個產業價值和產業環境的協同,在我們的幫助下做得更有競爭力的話,更有價值增加空間的話,我相信你未來的50年,絕對以一個更新的增長方式得以發展。如果你能夠協同的范圍更大,你能服務的人群更多,你能有更多的價值在你的協同平臺上被釋放出來的時候,那你的增長空間絕不止于現在我們所設定的增長空間,也許會更大。

 

所以當我今天去看這些企業的時候,我其實在之前是不會去想象它是一個萬億的規模,絕對不會想象我們講的有幾千億上萬億的市值,這在之前我們想象都不太可能。可是他們今天為什么具有這么高的市值,這么高的規模,這么大的價值,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能夠協同更多的要素,讓這些要素的價值,被釋放出來。如果他真正能夠協同和要素的價值被釋放出來的時候,這種大規模的協同和協作,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

我前一陣子到香港去的時候,我想去做一些深度的調研和理解,有一個小小的案例是給我巨大的觸動,阿里和螞蟻金服在香港做的一件事情。香港有 20 多萬的菲傭,對她們挑戰最大的是匯率,另外更大的一個是這個錢怎么回到家鄉去,為她們的家鄉即時的服務,以前這個是非常困難的,他們要等待銀行,要等待他們回家的時候把它帶回去。但是阿里做了一件事情,給所有的菲傭設計了一個 APP,你下載就可以了。然后在菲律賓,建了非常多的現金提貨點,這個菲傭只在 APP 下個單,它的家人3秒后就可以拿到現金。這件事情,其實是讓我很震驚的。因為這件事情實際上是把銀行的游戲規則給調整了,包括匯率,包括國際交換,包括銀行自己的商業模型,全部被調整。它用了什么?就用了區塊鏈的大規模的分布式的整體交易方式。就整個被它打亂了,而且這個鏈條非常短,對于顧客價值來講,只需要3秒。

 

我希望大家理解為什么這個協同在今天變得如此的重要,因為當你有能力提供大規模的合作與協同的時候,其實整個行業的空間就會被重新定義。當行業的空間被重新定義的時候,這個行業的發展其實就變得完全跟以往是不太一樣的。所以這就是我們今天希望你理解的第五個環境的變化。

 

第六,連接比擁有更重要。

 

這是我這幾年講得比較多的。為什么我們會認為連接比擁有更重要?是源于我們在這個環境當中有三件事情是你一定要接受的,第一件事情就是動態是根本的特征。所以我也一直告訴各位說,我們今天實際上是可能你用預測的方式去工作的,因為它本來就是動態的。當你接受這些東西的時候,這是一個根本性的特征,它的迭代與優化,以及任何一個企業獨立的存在,今天已經不太可能成功。也就是說個體在今天其實是沒有辦法成功的,不管你多強大,你必須去集合這個社會,你才可以做得到。其實你能看到,那些真正引領這個領域的企業,他們都非常清楚他們未來的成長是來源于廣泛的連接,而不是來源于他自身的發展。

 

這也是我給各位在座的,我給的一個建議,就是你一定要理解,你跟其他之間的關聯,為什么要比擁有更重要。如果你能夠真正的跟大家融合在一起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無論是迭代還是動態對你來講都是機會,然后你的空間會變得更大。

 

第七,顛覆不是從內部出現的。

 

這是一個相對比較殘酷的變化,很多的顛覆都不是從內部來的,都是從外部來的。那為什么顛覆不能從內部來?原因就在于,我們內部自己的阻力太強大。如果你能夠真正的阻力沒有那么強大的時候,其實你的變化就會帶來更多的機會。

 

所以我的預見,我們如果按照這樣的邏輯去做,一個好的企業一定是內部自己先顛覆自己的,不要等到外部來顛覆你。你內部可以自己顛覆自己的時候,你才會有真正的機會,這就是我希望你了解的這個環境的變化。如果你不肯自己顛覆、自我革命,別人就會來顛覆你。

 

第八,可量化、可衡量、可程序化的工作都會被機器智能取代。

 

我們一直在談數字化生存和管理重構,有一件事情必須接受,可量化、可衡量、可程序化的工作一定會被機器智能取代的。我去海爾的智能工廠參觀,我非常感慨,我們原來看到生產線的生產都是看到訂單的部分,看到供應鏈的部分。希望大家能夠理解,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,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跟以往不太一樣的地方,就是的的確確我們所有的東西確實是變了。

 

那么這些改變,就導致了我們是對大家的要求變了。如果說我們不理解這八個特征,還是用我們習慣的角度來看這個環境說,GDP 漲多少,我們這個行業的空間到底在哪里,對手在做什么,然后我原有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。我們如果還是簡單的這么去做思考的話,也許你的思考邏輯就是錯的。

 

所以從機會的邏輯上來講,我們按照這八個角度去看,你會發現機會的空間比我們想象得要大得多,這是我今天想跟各位討論的第一個內容。也就是說你必須清楚知道,這個機會比以前大得多,因為它不僅僅來源于我們增長的邏輯,它更來源于創新的邏輯。如果你把創新跟增長再去做疊加的話,其實你就會看到,它來源于一個我們更加可能的想象空間里。


02


2019年,我們怎么選擇?

 

如果是按照這樣的一個理解環境,我們所做的努力應該是什么?就是我自己跟大家提出來的一個最重要的要求。我們自己應該怎么辦?就是要求對這些動蕩的要素,對這些無法厘清的現狀,以及難以預估的評估,我們必須要有很清晰的理解。

 

我自己為什么從 2018、2019 年開始更加的篤定,原因就是我從這個角度來看環境,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環境,你會更加篤定你所做的事情。

 

所以我給大家以下幾個建議,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個事情是,你一定要有自己的意義與價值來看這個世界。你得清楚你的意義和價值是什么?

 

我認為如果我們全體成員上下同欲,能夠很清楚自己在這個社會當中我們的意義和價值是什么,我們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,我跟這個世界的關系到底是什么。

 

所以我就常常引用這句話,“我們生活在一個移動技術的世界里,但移動的并不是設備,移動的是你。”如果你這么理解你會清楚,如果你不能做移動,哪怕設備是移動的,這個移動世界都跟你沒有關系。如果你是移動的,哪怕設備是不動的,這個移動的世界還是跟你有關系的。這取決于你怎么理解和怎么去看待這個世界。

 

所以我們非常希望,我們能夠真的去了解到,我們以什么樣的立場,什么樣的意義,什么樣的價值去賦予這個時代。


所以按照這個邏輯去看,從2019年開始,我就用了這兩句話:

 

第一句話,你要想內求得力量,你自己要有定力,你要有足夠的空間去理解世界的變化。

 

第二句話,你必須打開,你要向外連接,你如果不能打開向外連接的時候,就得不到共生的機會。

 

所以這就是我們在 2019 年開始,我們對大家的要求。而這兩個改變都不容易做到。如果你要向內求得力量的時候,就需要你對你的價值和世界的價值要有明確的判斷。

 

我們很多企業的焦慮是在于不能判斷,那如果我們要求你向外打開去做連接共生的時候,就需要你自己真的理解我們跟我們的生態伙伴,跟我們的合作伙伴,跟我們的員工股東,甚至跟我們講的政府之間,我們到底應該是一個什么關系,我們都要把它做好。這是我們向外連接共生的部分。

 

如果這是一個要求,我們怎么做得到?我就給大家六點建議:

 

第一,我們要建立長期主義的價值觀。

 

我為什么最近特別強調這個部分?為什么要特別強調長期的價值觀?原因就在于能夠超越變化的,并不是機會主義者。相信我們走過 50 年,就一定會有自己的長期價值在堅守的,否則我們一定是走不過這 50 年的。我們在這 50 年當中,經歷了非常多的變化,包括機制體制的變化,我們都做了。那么我們所有的這個變化當中,一定是有一樣東西是堅守的,那這樣東西就會幫助我們超越這個變化。那么我們真正超越這個變化的是什么?大家記住,就是普世的價值。

 

長期主義就是你要堅守一些普世的價值,比如說愛、信任,我們現在看到的良知。

 

我們能夠真正超越我們講的這個變化什么?就是你能不能把生活變得更美好。

 

第二,從預測判斷轉向不斷進化。

 

我們在這樣一個環境背景下,我第二個需要你做的是什么?不要預測和判斷,有非常多的人總是問我說,你怎么看這個環境,你怎么看這個變化,你怎么看這個對手,你怎么看我這個行業,你怎么去理解,比如最近我們看到非常多的企業遇到問題,大的問題小的問題,我們企業家自己的問題,包括 996 的問題,我現在被問得特別多。每個企業或媒體在問我的時候,我說我都不回答。996這個問題我也不回答,我回答就意味著蹭熱點了。不是說熱點不熱點的問題,是因為你不需要回答,你最重要的是什么?我們每個人都需要進化。我回答了你,也僅僅是一個預測和判斷,如果你的進化速度不夠,沒有任何的意義。

 

所有這個就是對我們每個人的要求,就是你要對你選定的方向不斷的預測,不斷去判斷的習慣轉向你自己不斷的進化。你今天一定要比昨天好,明天一定要比今天好。所以,任正非他說了一句話,方向大致正確,關鍵在于執行效果。而我們在《戰爭論》這本書里面,為什么在戰爭當中一直保持取勝,最重要的是我們把目標確定了之后,你在一線的指揮官,就應該不斷地調整,調整你的準備,你對整個所有的戰爭現場的情形自己的選擇,然后以適應這個不斷的變化,最后你在戰爭當中一定能夠取勝。

 

所以,在這個意義上來講,我是要求你不能夠去預測和判斷的。接著下來,如果你有一個習慣問,你對這件事情怎么看?你就應該改為,應對這件事情,我們需要改進的東西是什么,你要改成這個習慣。如果你改成這個習慣的時候,我相信你一定是可以比別人更快的發展的。所以我現在在訓練我所有服務的公司和所有認識的企業,要求他們就是進化的能力,不是預測和判斷。這是我們第二個建議。

 

第三,致力于不可替代性。

 

你一定要記住這件事情,很多人都擔心,說這個世界都是迭代的,都是顛覆的。剛才我也告訴你說,很多顛覆往往不是從內部來的,很多顛覆都是從外部來的,所以我們就會特別擔心被顛覆掉,被迭代掉,被淘汰掉。有一件事情你不用擔心,那就是你自己如果能夠更好地滿足顧客,你自己能夠致力于不可被替代的話,其實沒有人可以顛覆你。

 

我以前跟我的同事講,面對互聯網我們不知道跟誰去互聯?我說你自己做好了之后,別人就會來跟你聯,其實就是這個道理。你自己做好了之后,所有人都會來跟你構建這個生態關系,如果你自己做不好沒有人跟你構建生態關系。

 

所以這就是我希望大家一定要理解,我們面對這樣的一個變化環境當中,那我希望各位致力于不可替代性,我們要問自己,我們的公司、我們的產品、我們的價值、我們的服務,是否不可被替代?我們其實只需要問這個就好了。這個要求非常簡單,就是你踏實地、專注地、心無旁鶩地、認認真真地去做就好了,沒有那么困難。

 

我反而真的認為,你今天是比以往更有機會的,因為隨著技術的變化和個性化的要求,細分價值所呈現的價值會更加有意義,專業的價值會被呈現得更有意義,細分與專業就會給我們所有人更多的機會。這就是我需要你了解的部分。

 

第四,從固守邊界到伙伴開放。

 

你能不能做到這件事情?我們時代的特征的的確確就是平臺化跟云化,最根本的其實就是開放、連接和協同。這就是從固守邊界到伙伴開放,我們做到這個程度嗎。我最近到騰訊調研的時候,它的連接器概念做得非常的徹底,他就是賦能。這也是讓我非常驚訝的,這種開放和邊界的能力,確實就使得騰訊看到未來的時候,真的沒有辦法評估。他在他相關領域和未來領域當中的布局,投資了700 家公司,而且這 700 家公司到今天的運行都是非常完整的,這就是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東西也許他就想清楚了,這就是我需要你做的第四件事情。

 

第五,構建共生態。

 

我認為長久的在戰略上的成功,一定是命運共同體。所以從國家的層面來講,一帶一路的峰會,我們其實就是在構建全球命運共同體。如果一帶一路的倡議,真的如我們所倡議的那個方向去走(比如文化共同體、命運共同體、利益共同體、發展共同體),我相信中國與世界的發展就會得到一個更強勁的空間。作為企業,那你就要努力去做共生的概念,讓我們整體的組織形式能夠真的集合起來。而當這個整體的組織形式真正集合的時候,它才能夠真正做得到。這就是第五件事情建議大家做的。

 

第六,做好當下即是未來。

 

我們在佛學里面有一句話叫“當下即未來”,但是我加了動詞,做好當下既是未來。你真正地把每一天做好,每一步做好,每一點做好,你就一定能把未來做好。

 

我之所以跟大家講這番話,原因就在于,我認為關注我們自己的腳下,這是一個你必須要做的事情,你做什么?你不做什么?你內在自力量到底不做什么?你需要有真正的定力。

 

同時,我希望你把你的邊界打開,讓你連接更多的伙伴,通過共生的空間去獲得持續的成長性。


2019 年是一個分水嶺,在2019 年之前面對的是不確定性的,而之后需要擁有確定性,這就是我們需要關注的部分。你只要能夠向內求得力量,向外獲得共生,你一定會做得更好。

最新動態

Copyright ?2006-2018 成都市小書童教育服務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備13013496號-3 公司法律顧問:北京大成(成都)律師事務所 (溫馨提示:投資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)
4007-020-020
在線客服
留言板
返回頂部
留言板  
休息娱乐的形式博客